Timable

Timable專訪 《公主症候群》好戲量

author: Cyder, 14 Sep 2012 (Fri) 5:16pm


這幾年來, 小記覺得香港女生變得越來越可憐。不斷地被「港女」、「公主」等負面的形容詞標籤, 一個小小的個人行為如找男模拍照就被擺上網唾罵, 對異性較親切的就被其他人笑是「觀音」收兵, 還要常常被公眾拿來與國內佳麗、外國辣妹、甚至AV女星(如嫩模)作比較, 事業成功但仍單身的女強人即被視為「剩女」。難道男生中沒有「王子」般的港男嗎? 有女星的場合周圍不是圍着重重的男性龍友嗎? 難道香港的男生們與其他國家的男人作比較會突圍而出? 小記不是想挑撥離間, 而是跟好戲量《公主症候群》的朱鳳嫻(Judy)和楊秉基的想法一樣, 每個人總是有不同情緒面, 她對着他變得像公主般, 跟他對着她變得大男人一樣, 是人與人之間個別獨特的關係, 只要兩個人都是自願的, 外人怎樣看也改變不了這種看似荒繆的關係。有時所謂「公主」, 也可能只是平日強悍的港女想扮扮無知小女人罷了。

朱: 女主角 朱鳳嫻 Judy
楊: 導演 楊秉基
T: Timable



T: 《公主症候群》(簡稱《公主症》)是一套獨腳戲嗎? 導演想藉着這套劇表達甚麼訊息?

楊: 在這劇中主要是Judy扮演不同種類的公主, 然後有其他男演員輔助。Judy會變成不同男士心目中有公主症的女人, 反映男士們不喜歡女性所持有的狀況、態度或個性。我曾幫數個女演員製作過獨腳戲, 如《女兒紅》、《婚後事》、《扭計色》等, 探討不同女性的話題。現在大家很容易就說別人是「港女」或有公主症, 但當我們再分析那些事件時, 便發現其實男生極少會抱怨身邊的女朋友有公主症; 通常是身邊的人看過女生怎樣對待男生, 或一些「吃不到葡萄是酸的」的人, 才會說那女生有公主病。例如一個普通的女生, 只會對着自己的男朋友才放肆點。請Judy舉個例…

朱: 像「我說過很多次了, 天氣很熱我不想吃魚蛋粉, 還要忘記走青! 我說過的話你有記着的嗎?」那樣吧!

楊: 對, 像是這樣。局外人只看到女生對男生不好的那面, 但沒有想過其實可能是男生的問題, 甚至這就是他們之間獨特的相處模式。這劇的概念就是Judy永遠是Judy, 但對着不同人她便會擺出不同的態度, 因此不同人也會對Judy有不同公主症的看法。Judy與其他男演員會演出這些公主症女生的故事; 雖然是幾個不同的情境, 但由始至終Judy也只是同一個人。

朱: 其實這是想說明在現今社會公主症已成為太普遍的詞語, 要形容香港女生便簡化為「港女」、「中女」, 比較難接受的女生行為就直接歸類為公主症。但在公主症好像很普遍的同時, 難道我們的社會沒有王子病嗎?

楊: 對, 在現在厲害的消費文化裡, 女生好像變成一件貨品, 大家帶着不同的態度去對待這貨品並在它身上消費。這種男女關係的由來和特色是我想從《公主症》帶出的重點。


朱: 很有趣的一點是被歸類為公主症的女生都是有男朋友的, 我曾經問過好多男生, 他們在承認自己女朋友有公主症的同時, 又會一邊說一邊笑, 好像自己很成功地完成一個壯舉, 滿足到一個蠻不講理的公主。這不是很矛盾嗎? 這就是現在男人的心態, 滿口不滿, 但其實最心底裡很喜歡這種關係。反而一個可以很獨立的女強人, 男人根本不會得到滿足, 因此不會選那些女人。這引發我們在劇中出現的大反差嘗試, 女生為討好男生不斷極端地扭曲自己, 失敗了就嘗試另一極端, 往往都是經歷很多的反差般的嘗試, 才能尋回自我,會問自己究竟想怎樣。

楊: 說到底這是matching的問題。「相愛很易, 相處很難」, 但旁人看到怎樣的相處模式也好, 如果雙方都願意的話, 這感情關係是可以細水長流的。最重要是如何對待最真實的自己, 找一個最適合自己的人; 讓自己在這混亂的社會裡繼續生存和生活。因為有時是自己計算太多, 弄巧反拙, 反而不敢去面對真實的自己, 去讓自己好好地愛。所謂愛就是要建立一段關係。這是我想在《公主症》這劇中為這種關係平反。



T: Judy一人扮演這麼多個不同類型的公主, 會有難度嗎?

朱: 這肯定有難度的。這次角色的轉換很快, 我要不斷的跳出或跳入角色。像在劇中的一幕, 我為討好某男生而扮演小鳥依人, 甚麼時候也只回應「係!」, 結果最後當然是弄巧反拙, 把那男生氣走; 在還未做回自己前, 很快又有另一個男生出現, 我又要為討好他而儘量變成他心目中的我。我就是要在一場戲裡把十種特質不斷地演繹及放大, 不只是單一角色。

楊: 我們班底對做戲有一套理論「演員三重式」: 自我、演員和角色。像Judy所講的「角色間跳出跳入」。在這劇的另一方面意思是指我們在社會裡好像一個演員, 對着不同的人要戴上不同的面具去扮不同的角色, 而不是本身的自我。我們這個劇就希望大家別再帶上面具, 做回自己就好了。不過這個劇的結局我們還未定下來, 究竟Judy有沒有勇氣去做回自己呢?

朱: 可能最後選擇做回自己, 男生們看到原來我可以有這麼多面後會無所適從, 反而通通被嚇走呢! 因為人都是這麼多面, 但又很難控制表達哪一面; 這下小鳥依人, 可能下一秒又突然很強悍。

楊: 女生在「扮野」這方面的確比男生強好多。但往往為「扮」而犧牲了自我。可能別人說女人善變就是這個意思, 就是不斷的「扮」不同角色。其實我在這個劇裡面真的領會到很多衝擊, 讓男生可以多了解女生的不同面。



T: Judy之前好像寫過一些有關公主症的書。與這劇的由來有關嗎?

朱: 其實這劇的誕生是因為最初我寫了一本書叫《公主病了》。當中分了兩個單元。第一個是討論傳統童話故事的公主的背後一面, 像別人常說公主甚麼也不懂, 但白雪公主初到小矮人家時, 她把家裡打掃得十分整理後睡着了, 然後小矮人回家時看到家裡變得很乾淨才願意讓白雪公主留下來, 她也不是現代人常說的「腦殘」。第二個單元是與我身邊一些我好欣賞的女生有關, 解構她們一些公主症行為背後的原因。其中一個故事是我婆婆作為「婆婆公主」的真人真事, 話說之前與她和外公去旅行, 平日非常獨立及身體好的婆婆常常叫累又麻煩, 好像想向外公撒嬌般, 外公最後覺得她實在走得太慢就拖着她的手, 婆婆便暗地偷笑。這讓我發現甚麼年齡也好, 女人看到不同的人其行為也會有很大分別, 尤其是對着自己的男人, 就算是一個婆婆也會變得像一個公主。不過其實「公主」這個稱號的意思已經改變了很多。以往我們形容一個女生像「公主」, 是一種大家都樂意接受的讚美; 但現在的「公主」就變成一個貶義的詞語。這本書就是想透過另外的角度去看傳統所謂「好」的公主和現代所謂「差」的公主。
這本書出版後, 楊秉基說既然之前的劇都有在探討香港女性, 我們可以把部分「公主病」的故事變成一個涉及更大議題的劇目, 於是就有《公主症候群》的出現, 就是探討更多不同的公主症狀。

楊: 這次與Judy是一個挺有趣的合作。我們對上一次的合作已經是我們都在演藝學院的時候, 之後便各有各的劇團工作。Judy她是一個富有社會觸覺的人, 她會嘗試一些挺有挑戰性的題目, 像《我的援交日記》以援交來探討城市人的男女關係。所以我想可能我們的合作可以擦出火花, 於是便有這個劇的誕生。我覺得劇界都應該打破這「門戶之見」, 要有不同的火花才可以百花齊放。



T: 你覺得在香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疏離嗎?

朱: 我覺得香港人越來越注重自我享受。以往的人會較多顧及他人, 就算在關係裡也是多關心對方。現在的人不太會花時間去認識了解對方的不同面, 像一個男生只看到女生很嗲的那一面, 便把她標籤成會很麻煩, 很有公主病和不適合自己。其實每個人也會有不同面,不能短時間內單從一方面或標籤去把他人分類, 這樣相信連朋友都很難相處到。我覺得就是在這社會裡就是因為這些型態所以形成人與人之間的疏離。

楊: 我覺得香港人越來越注重個人主義, 結果這些標籤令我們不在重視或考慮我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覺得這是香港的慘況。


T: 有沒有甚麼想跟我們的讀者說?

楊: 我覺得這個劇不只是適合女性觀眾, 男性觀眾可以透過這個劇去了解女性的心態和行為; 女性則可以想想自己有沒有好像劇中的女主角般過份迎合男生而忘記了自我。這劇是一個挺好的生活調劑, 不是一個單有娛樂性的。

朱: 這個劇不會太heavy, 都是一個輕鬆幽默的手法去表達一些社會狀況。可說是個「粉色系列」的劇。

楊: 借用其他人對Judy的形容, 就是繼彭秀慧、黃詠詩後, 一個能演又能創作的年輕才女新星, 大家一起看着這花兒去綻放是一件高興的事。


《公主症候群》好戲量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48347


Timable特約記者: Cyder
編輯/攝影: 黑莓
related events

《公主症候群》好戲量

27 - 29 Sep 2012 8pm (2hr)

@ Theatre, Sai Wan Ho Civic Centre

朱鳳嫻 x 楊秉基, 擦出熱爆火花 朱鳳嫻@Judy繼話題作<我的援交日記>後,豁出去&玩到盡之作。 鬼才導演楊秉基繼<女兒紅>、<婚後事>、<扭計色>後,再度寫盡女人心。 Judy,一人72變演盡勁可愛...

《你有無見過我? Home/Sick 2.0》三角關係

13 Oct (Sun) 3pm (2hr)

@ Cultural Activities Hall, Sha Tin Town Hall

陽光燦爛的日子,我們都以為生活如常? 或許我找到你,就會醫好自己。 我病了。這個城市也病了。 故事從一個中年會計師的驗身報告說起,超標的指數恐佈不及生活的不安,每天深呼吸家...

《四川好人》音樂劇 香港話劇團✕演戲家族

23 - 24 Dec 7:45pm (2hr)

@ Lyric Theatre, The Hong Kong Academy for Performing Arts

演戲家族攜手製作 打造頂尖香港音樂劇 遊走善惡之間 揭示複雜人性 三個神仙來到道德敗壞、貧窮的四川找尋好人,可惜放眼所見盡是欺詐與饑餓,心灰意冷之際遇上僅存的好人─沈德。可...

《初見》中英劇團

4 - 11 Jan 2020 (every Thu to Sat) 8pm (2hr)

@ Auditorium, Kwai Tsing Theatre

愛情若只靠初見,定錯過情牽一線。 當傲慢男遇上偏見女,兩人的戀愛指數是零,還是因為真愛降臨,能擴展無限? 五十年代的香港。白家育有四位千金,亭亭玉立,風姿綽約。出身小康中...

more related events
last blog

Timable專訪 音樂劇場《2月14》觀塘劇團

10 Sep 2012 (Mon) 12:17am

在香港, 有多少人在情場裡尋尋覓覓, 就是為了尋找真愛? 真愛, 究竟是否兩者相愛這麼簡單? 今天Timable請來《2月14》一眾演員及導演, 為我們訴說在這個城市裡面, 真愛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順道...

next blog

Timable專訪 賽馬會電影學堂 Shirley Chan & Soki So

18 Sep 2012 (Tue) 12:44pm

香港年輕人的消閒節目離不開逛商場唱k看電影, 隨便問問身邊人看過的電影數量, 肯定手指加上腳指也數不完。但到底我們在看電影時, 有沒有留意其背後的社會意義或藝術上的貢獻呢? 在現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