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

Timable专访 森美《情圣2 森美要滚》

作者: Timable, 2013年6月25日 (二) 下午5时41分


森美一向予人的印象是一个很搞笑、计仔多多的表演者,已开过数次Talk show的他,今次扬言要滚,大概是时下最流行的语言伪术。而这个伪主题亦配合了以其「恋足」传闻为概念的海报,森美勇者无惧:「当今女性欣赏男性腹肌就是正常,为何男性欣赏女性双脚就是咸湿?」

森: 森美 | T: Timable

T: 今次Talk show名为《情圣2:森美要滚》,内容会否也主要谈及爱情?抑或「滚」有更深层意思?

森: 主要是透过男女关系谈社会现象。男女关系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人的存在最基本就是生存及繁衍下一代,繁衍下一代当中又会涉及爱情,其实日常生活不论是工作、政治等等或多或少都会跟你的另一半有关,所以爱情这课题是最贴近我们生活的。而且《森美要滚》其实是《情圣》系列的,「情圣」这个名词很八十年代的,现在哪有人会说什么「情圣」呢?而现今社会没有「情圣」这个概念是因为男人和女人的地位已经改变,女性地位提高而男性地位相对降低了。不单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在恋爱关系当中女性都不再像以往般被动,主动权很多时反而落在女性身上,相反,男性就变得越来越被动,不懂拍拖、不懂追女仔,所以出现了一群对男友呼呼喝喝的「港女」。这个现象很有趣,因此我把《情圣》变为一个Talk show系列。上次《情圣1》亦大谈男女关系,当时全城热话就是「剩女」这话题,当中还论及现今男女恋爱如何哄哄骗骗等等。


而今次虽然也是《情圣》系列,但会用另一个角度来谈爱情──谈如何「滚」,上一个Talk show讲到结婚,那今次在婚后可以说什么?男人和女人对于婚后去「滚」分别持什么态度?但当然「滚」不单指爱情,这字也可以很社会性的,现今社会很多事情都让我们很「火滚」,我们很容易动怒、发脾气、对身边的人和事诸多不满,就像在Youtube大家都上载很多影片评论或指谪他人,大家都很「火滚」。同时「滚」也代表「滚动」,生活中不少事情都需要滚动才可前进、做得更好,就如爱情都必须要滚动,滚动才能令爱情持久。当然「滚」亦代表「不忠」,但不忠不单在恋爱关系里会发生,其实小时候我们上课不留心,反而爱课后去补习班,也算是一种不忠呀!明明已经有老师每天教你知识,为何还要寻找别的?所以其实每个人在不同的事上都有一种「滚」的心态。「滚」可以说的实在太多了,因此我一开始听到这个题目已很喜欢呢!

T: 这次Talk show的海报也很有gimmick呢!一对女人的美腿是否想回应早前媒体对你「恋足」的报导?

森: 对呀!我在娱乐圈多年,但连一宗绯闻都没有,我算是十分不济呢,哈哈!因此当说到「森美要滚」好像不太有说服力吧!幸好这时传媒说我恋足,那当然就顺势将这个gimmick放在海报中,让事情更有娱乐性更吸引人吧!而且Talk show大谈「滚」,我总认为女性的身体对男人来说是最美丽的,但事实上我发现女人又不太认为男人的身体很美丽呢!这个分别很奇怪但又很有趣!而再想深一层,现今男人弱势得你只是喜欢看女性漂亮的双脚也会标签你,觉得你有问题,又或觉得你很「咸湿」,这是什么古怪现象呢?相反当女性欣赏男性腹肌,又或直接触摸男性的健硕胸肌,大家又觉得很平常!


T: 这次并非你首次Talk show,是否越来越喜欢做Talk show?有什么动力推动你继续做下去呢?

森: 其实做Talk show真的很辛苦,我有考虑过不再做!我第一次Talk show已是十多年前的事,那时跟小仪一起在很小的场馆开了几场,然后就开始做了十年歌剧团,然后再开Talk show也已是四、五年前的《金牌司仪》了,再接着就是《情圣》,其实做Talk show真的很有满足感,因为我们DJ本来就是靠口才糊口、作表演的,做电台也是不停说话,不过Talk show很难,真的是另一门学问,而栋笃笑的祖师爷黄子华又为栋笃笑定了一个很高很高的标准,我当初做Talk show也是因为看了他的栋笃笑而有所启发的!而现在我相隔一段时间再做Talk show,少了锻链自己,的确感到有点吃力和紧张。

加上Talk show跟唱歌表演不同,因为我唱歌好听与否,我在上台表演前已经心里有数,所以我可以预先选好我会唱得比较好的来表演,但Talk show却很难可以预演,而观众的反应亦难以预知,加上我觉得香港人很难会笑!在外国或国内做栋笃笑应该相对较易。香港人要求很高,栋笃笑不单纯要求好笑,更要求有深层一点的思考,亦如我刚才所说,黄子华已为栋笃笑定了一饷很高的标准,我们是很难很难可以追到他的标准的。他的Show真的十分厉害,不单好笑,当中更大谈道理,实质就像一个Talk一样,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所以在香港做栋笃笑要有中心思想、有得着,要求多很多!对我来说的确很困难!因此我真的要认真考虑是否之后还会再做栋笃笑。

T: 其实不单栋笃笑,你的事业上主要都讲求创意、创作,是否有遇过樽颈?那如何找寻突破?

森: 当然很多时都遇到樽颈,只好不断努力。因为每做一件事我都希望有突破、不想原地踏步,但有时我发觉让自己忘记有樽颈位也许会令自己舒坦一点,事情结果反而会更好。就像周星驰一样,其实我相信他即使不转型尝试做电影导演而选择继续,只拍喜剧,观众都一样会很喜欢他,所以有时或许我不用把自己迫得太紧,让自己活在压力当中。

但当然我不否认,做创作、做表演的人会喜欢寻求突破和改变,而要突破樽颈可以有很多方法,例如像周星驰一样改变Positioning,由喜剧演员到导演,即使当演员也可由喜剧风格转为《长江7号》时的亲情温情风格。我也是这样,当遇到樽颈位时,尝试找些新鲜的东西,例如除了当DJ,我又会担任节目司仪,做《十五十六》、《千奇百趣》主持、拍剧拍电影、做舞台剧、Talk show等等,但当然我不是一直转不停的,例如DJ工作我还是一直坚持,因为这是我的老本行、我的专业工作。

T: 虽然在工作上不断有新尝试,但也主要集中在口才、表演方面,你是否在中大修读新闻与传播时已有清晰目标,希望毕业后当一个表演者,投身娱乐圈?

森: 不是呢!原本我是希望做广告创作,因为觉得自己点子比较多,想法又较平常人不同,所以我很喜欢创作。而我是进商台后才开始有幕前的工作,其实我不太爱幕前工作,由小到大我的性格都是喜欢当幕后、很怕做幕前。我相信我现在在娱乐圈的成绩不像我想像般好,也是因为我并非一个拥有幕前性格的人,我有时会很害羞、缺乏自信,所以这些性格特征或多或少都会阻碍了我幕前的演出,而我会用我做幕后、爱创作的优点来补偿我幕前表演上的缺点。

T: 那么你会否认为幕前的你和私底下的你有很大分别呢?

森: 会呀,很不同的!因为幕前那个我只是一个塑造出来的形象,表达出来的我和真实的我当然不太相同。不过现在我都很乐意与大家分享真实的我,做访问时我不介意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而不会像做节目时一样嘻嘻哈哈不停说笑,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认为接受访问就是让大家知道真实的我是怎样的。

私底下的我虽然都很爱说话,大学时与朋友聚会时我都是负责说话的那个,但那不同,因为跟朋友说话谈天只是单纯的一种分享而不是一种表演,所以我其实很喜欢讲Talk呢!当我在中文大学教书时真的十分享受,我喜欢与人分享交流!而表演要考虑的是如何控制气氛和环境,还要代入一个角色,所以对我来说,做司仪、与嘉宾分享聊天相对较易掌握,但拍剧、做栋笃笑的表演原素则比较多、较难掌握,压力也大得多!

T: 现在的你在多方面都已经尝试过了,但应付这么多工作/角色,会如何作出平衡?

森: 的确要试的很多都试过了,基本上除了唱歌之外,DJ、拍剧、舞台表演、拍戏、司仪、主持、栋笃笑都试过了。我很相信通识的,表演行业其实每一个范畴都有共通点,当你每个范畴都涉猎到一点点,其实有助你的整体表现,例如做一个演员时,也可以以主持的角度去综观全局,配合对手而作出反应和调节。但当然一开始兼顾多项不同工作时也有困难的,我又不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天才,有时都会不专心,不懂得如何抽离、分身于不同工作岗位上,所以都会有闯祸的时候,但慢慢开始习惯应付多项不同性质的工作,就明白到多涉猎不同范畴的东西,思考亦会多了,最后整体工作表现也会提升。


T: 刚才提到刚开始应付多项工作时会有「不专心」的情况出现,但你曾经在访问中提过,其实你一向都是个难以专注的人吗?

森: 对呀,我有「专注力失调」,你有没有发现我现在做访问都没有停下来专心的看着你呢?我双眼都是不停的周围望,这是患有「专注力失调」的人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很难专心只望着一点,而是爱到处看,然后脑内又不停想东想西。其实「专注力失调」在我读书时影响较大,因为我读书要比平常人用长很多的时间,但当时我的成绩又很好呢!医生起初还以为我读书应该一定很差,后来他说我应该是一个天才,我想也是呀!哈哈!我发现我是逻辑方面比较好,我智力测试IQ有150的!因此可能是智力能补足了我「专注力失调」这个问题吧。

而长大后是记人名及样貌比较差,有时碰到一个明明很熟的歌手,我第一眼还是要先想想,我是否跟他很熟的呢?因为跟相熟的人对答和交往自然有所不同。但由于我认人比较差,所以社交就有点障碍了!当对方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我当下可能要先去认认这个人是否相熟,然后因为这几秒停顿,别人也许以为你摆架子。当几秒后你才认得对方是你的好朋友,然后才热情回应,对方又会觉得好像很假呢!这个问题我一直都知道的,但没有办法啦,我的病就是这样!

T: 你现在在DJ界算是相当成功,当中也经历不少,既然曾经有回母校中大教书,那现在有想过再回到校园,偶尔为师弟妹讲Talk,把你的职业生涯与大家分享吗?

森: 讲Talk如果有时间也可以。其实我曾跟学校谈过可以写一本书,将我在电台学过的东西很有系统的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因为现时电台都还没有人为DJ这行业写过书,所以都曾有过出书这念头,将香港DJ的历史以亲身经历向大家介绍一下。说实话,有些第一代的DJ已经不在了,又或是转行了,而第二代都是一个蛮关键的时候,因为第二代还可以忆述第一代的事,但再之后新一批人就很难把这些发展和历史谈得仔细了,但当然最终还是要看我的能力是否适合写一本这样的书吧。

至于回校园教书就不会了,当初在中大也教了五年,我虽然都喜欢教书,但我比较喜欢师徒制度,因为我觉得上堂其实很难真正教授到什么,学生学的心态都不一样,可能只单单为了学分,交功课的心态与师徒制的心态很不同。加上我是一个很harsh的人,有点地狱式的,所以我并不是一个好老师,我要求别人如同要求自己一样很高,因此你要我单纯交流、分享、回校讲Talk是可以的,但一当老师就立刻变得很harsh,所以我知道自己真的不适合,就不会勉强去做了。

私底下的森美,比幕前的他正经得多。的确,人生总是要担当不同的身分,幕前的他盏鬼跳脱、嘻嘻哈哈;私下的他也有严肃认真的一面,这是一份专业-在不同岗位把不同性格角色演绎好,感激森美今天认真的接受访问,更期待他7月的Talk show。


叱咤903 森美
现主持《早霸王》及《公子会》

访问/撰文: Erica Tam
摄影: Mike Ko

森美《情圣2 森美要滚》on Timable:
http://timable.com/event/113386

相关事件

森美《情圣2 森美要滚》

2013年7月20日-23日 下午8时 (3小时)

@ 伊利沙伯体育馆 表演场

森美2011年首次的个人舞台表演《情圣》叫好叫座! 2013年,再度呈献《情圣2 森美要滚》! 已有幸福美满家庭的森美今次扬言要滚! 究竟是要滚甚么呢?! Timable专访森美 详细睇: http://timable.com/blog/122825

Hoegaarden 赏想文创节 @中环夏志2019

8月23日-25日 下午3时 (6小时)

@ 中环海滨活动空间 C 及 D区

今个盛夏最大型本土文创巿集,大玩手作 DIY及创新Hoegaarden味觉体验Busking音乐衬托,中环海滨限定开催! 自2016年开始,正宗比利时小麦啤酒品牌 Hoegaarden 与每一个独创主题的「唱.悠花园」...

容祖儿 "Pretty Crazy" 演唱会 2019 香港站

8月20日-24日 下午8时15分 (3小时)

@ 香港体育馆 (红馆)

Update 11/4/2019: 信用卡订飞售罄后,公布加场及公开发售日,暂共18场 Update 26/3/2019: 公布 8月5日起开唱!4月11日起信用卡优先订飞! 今次演唱会主题「Pretty Craz

"Playa La Fiesta" 海边音乐派对 @赤柱广场

9月8日 (日) 下午3时 (3小时)

@ 赤柱广场 天幕广场

赤柱广场于今个秋夏为大家带来「Playa La Fiesta海边音乐派对」! 7月至11月期间,每月的第一个星期日于赤柱广场将会有不同本地歌手及乐手的精彩表演,打头阵有香港人气乐队 — RubberBand、女...

更多相关事件
上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 邹凯光《斋呵唔闹》

2013年5月26日 (日) 下午7时48分

邹凯光─滩叔,凭着一张火爆又风趣的利嘴,总能幽默的讽刺人生百态。三年前与迪伟的Talk Show叫好叫座、话题惹火,今年举行的个人栋笃笑《摊住吹之斋呵唔闹》又会否更火爆、更有睇头?...

下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 卢凯彤《Valor.Venture.Victory》

2013年7月25日 (四) 下午5时13分

出道十年多,大家对卢凯彤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由at17到现在作个人发展,当年的稚气脱了,今天的她多了份成熟和魅力。在音乐的旅途上,她感恩自己的选择、感激身边的支持,即将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