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

Timable专访 卢凯彤《Valor.Venture.Victory》

作者: Timable, 2013年7月25日 (四) 下午5时13分

出道十年多,大家对卢凯彤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由at17到现在作个人发展,当年的稚气脱了,今天的她多了份成熟和魅力。在音乐的旅途上,她感恩自己的选择、感激身边的支持,即将在八月举行的音乐会,大家将可以在舞台上见证她的成长。

E: Ellen | T: Timable


T: 早前在台湾开个唱,感觉如何?香港及台湾的歌迷给你的感觉有不同吗?
E: 感觉很不同,我觉得香港的歌迷是需要先热身的,虽然大家其实已经很稔熟,由我初出道at17时15岁到现在27岁,但大家在音乐会上还是要先warm up。但在台湾则不同,可能因为这两年我大部份时间都投放在那边,而且我对歌迷来说还是很新鲜,就如早前Legacy的800人音乐会,歌迷一开始已很high很雀跃投入,加上那是一个企位的场地,所以感觉很不一样,气氛很热烈。不过我很庆幸,我可以在入行十年后再次经历这种新鲜感,像个新人般重新开始,重新适应和学习,其实真是一种福份来的,毕竟这才不会磨蚀你当初选择做音乐时的那份赤子之心。

T: 在台湾出了两张专辑,其实风格会否刻意迎合台湾市场呢?还是希望把香港的音乐特色带到台湾?
E: 曲风方面其实从没想过要迎合任何人,不论在香港、台湾、抑或内地都没有刻意迎合其市场,我一向在做自己想做的音乐。当然我们也会顾虑观众,做音乐始终不能孤芳自赏、只顾个人感受或做一些嗓音的实验音乐,然后希望电台会播,当然不能够这样。但我认为除了歌词是国语之外,其实我们保留了人山人海一贯的风格,这件事才最令人值得高兴。因为起码现在不少台湾人都知道原来香港有一个独立音乐品牌叫人山人海。这正好反映了我们一直以来对做音乐的那份坚持,我们相信自己的创作是好的,所以我们有信心把它带到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市场也会有懂得欣赏的人。


T: 虽说在台湾发展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成绩也相当不错,今年并角逐金曲奖歌后,对你来说是打了支强心针吗?有没有信心拿奖呢?
E: 获得提名当然是很高兴的,感觉自己的音乐被人认同了,但是,价值是不变的。我始终坚信,不是因为别人给予你一个什么的名衔或拿了什么大奖,你的价值就会突然提高,而得到提名或获奖只代表你的价值终于被人看到,你的音乐终于有人赏识,所以其实一个令我觉得打了一支强心针的原因是我发现原来这两三年来,由我决定要翻唱《Summer of Love》及做一些Solo的作品,选择用Rock music去发展我的音乐事业,这个决定并没有错。起码来到现在,我的感觉蛮不错呢!有时相信自己,真的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回顾当年at17抑或后来的我作个人发展,我也未曾想过会有金曲奖提名,但原来当你随心的跟着自己的步伐走,确信自己的方向并努力走下去,是会为你带来美好的事。(按: 今届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奖最终由林忆莲夺得,也是香港之光,而Elen亦是虽败犹荣喔!)

T: 有一段时间没跟香港歌迷紧密联系,这次八月在香港开的演唱会会否在台上带点新鲜元素给大家,告诉大家「Ellen回来了!」?
E: 那不得不提就是我的新歌《嚣张》了,因为这是一首广东歌。不过这次真的没有刻意要说「我回来了」。虽然有一段时间跟香港歌迷少了接触,但其实每一次我做Show都是先在香港做,都是从香港出发的。例如较小型的场馆如寿臣做《掀起》,然后做《一个人回家》,跟着再做《This land was made for you and me》,从来都是由香港起步的。所以大家真的不用担心我会变了一个台湾人,只重视台湾的市场。就像这次伊馆的Show,我都选择一定要先在香港做,因为我的音乐是来自香港。而我的语言对我来说其实已越来越不重要,唱英文、国语、广东话都是表达的一种。不过我认为用国语写歌较容易表达我的情感,所以不太喜欢听国语歌的朋友只好体谅一下吧。我回来是因为我永远都会由这里出发,所以全新的派台作品也是广东歌《嚣张》。


T:很多人提起Ellen都会认为你是一个唱作型歌手,其实音乐创作上你大可独力完成,但有没有一些音乐人是你曾经合作过并认为十分有火花,希望再次合作呢?又有没有一些音乐人希望尝试合作?
E: 曾经合作过的是Eason吧,其实之前《荒芜中起舞》的和音是他唱的,他很支持我呢。我一直觉得很感动,他经常会让我在他内地可容纳三、四万观众的演唱会中唱《荒芜中起舞》,真的令我很感动!一个人的舞台是可以很霸道的,他大可只顾自己,但他并不是这样,他会顾及乐队,所以我真的很想再跟陈奕迅合作,希望一两年后有机会吧!希望会有一个不同类型的合作,可能是他帮我弹结他吧,哈哈!又或是他写歌给我唱,因为我很喜欢他写给谢霆锋及梁汉文的歌,而且可以迫他多写歌呢!
至于从未合作而又希望有机会合作的就是林宥嘉了,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他的声音,他的声音真的十分有魔力!

T: 应该还有很多音乐人一直很支持你,就像明哥及阿诗跟你都相当稔熟,而且他们亦是很出色的歌手,那私底下你们会否经常交流音乐心得?创作上又有否受到他们的一点启发呢?
E: 我们私底下其实真的从来都不谈音乐的,哈哈!嗯……的确很少谈音乐,跟何韵诗真的不会谈音乐,跟明哥反而会有一点点吧!明哥经常在家发现有很多堆积了很久的CD都会送给我与我一起分享,而所谓的谈音乐就仅是这样而已。其实音乐真的很难用言语去交流,充其量只能当我们听了一些好音乐时就互相分享和欣赏,然后去感受一番。但当然他们的确启发了我很多,例如上年我的派台歌《谁》,其实灵感是来自明哥的。当时他公开承认是同性恋者,然后就不停被传媒贴身跟踪追访,我觉得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当时我很不开心,所以当时我跟周耀辉说我们一定要为明哥写一首歌,后来这首歌表达了一种权力的不协调,对社会一些现象的不妥协。记得当时我一边创作,一边想着昂山素姬,因为歌词提及软禁,「谁软禁谁」,尽管你软禁了他的人,你也软禁不了他的灵魂,他的Spirit比你更自由。即使到了今天,昂山素姬的精神和追求民主的坚持,是真切切切地影响到后来的世世代代,而《谁》这首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T: 你过往的作品都不单单倾向爱情,而是生活的各方面都透过你的作品将很有意义的讯息表达出来,这是否你一直做音乐的一份使命?
E: 其实我一直不认为市场只希望听到关于爱情的歌曲,我觉得Provider是有很大的责任。当你自己有一个Concept觉得情歌才较能卖钱,你就只会不停创作情歌,那么乐迷就只能接触到一类音乐。因此,我认为唱作歌手是有很大责任的。当然我也会唱情歌,讲述自己感情上一些破碎的地方,但我觉得即使是写爱情,其本身也有很多不同的话题可写,当中也可反映很多东西,你可以用爱情来反映社会的一些问题;你可以用环保去反映一个人的贪念;你可以用贪念又再反映爱情里的占有欲,所以是循环不息的。只要是有心做音乐,把不同讯息带给听众,听众是感受到的。

T: 那你未来的音乐路向还会作什么新尝试呢?会为自己订一些长远的目标吗?
E: 我真的很希望做一个Live Tour,一个将今次《V Live》变成的一个世界巡回Live Tour。因为我之前的巡演都是一人一支结他,又或是带一队band就去做一个live,而不是将一个Show带到不同的地方,所以如果可以做到这样的巡演对我的意义会十分大。
另外我希望除了做自己的音乐之外,我可以帮人编曲及当Producer,这都是我一直放在脑海中的想法,希望时机成熟时可以做到。


T: 香港近期的演唱会中,有没有一个你令你印象很难忘,可否推荐给我们呢?
E: 是Chochukmo在Music Zone的一场音乐会吧,大概有五、六百人左右。我觉得他们是香港奇葩,当然我们是很好多朋友,但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推销他们音乐。我记得他们唱了一首歌叫《Twenty Three》,是讲述廿三条条例的,真的令人觉得香港有这样的乐队,可说是沿海地区的国际级呢!他们的音乐能跟世界连系,不是单单为某一方而写,我从他们的音乐里深深感受到这一点,真的很inspiring。另外他们有一首歌叫《Love ain’t red》,爱不是红色,「Love is green love is blue. Don’t teach me how to love, don’t tell me what to love」,这是一首很抒情的慢歌,在讲述控制权、讲述人的思想被绑架、被钳制。加上主音阿水很powerful的声音、阿mike的结他、以及大家的编曲,我觉得他们真的是国际级的乐队,不过我不觉得我需要硬推任何人去听他们的音乐,或是刻意叫香港人给他们多点关注,因为只要你听过一次他们的音乐,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这么欣赏他们了。

Ellen只是二十多岁,但思想成熟,对音乐的路她有坚持、有使命、有清晣的路向。出道十载,时间好像很长,但她对音乐仍充满热血,继续为音乐燃烧青春、享受青春。V-Live的「V」代表勇气、胜利和实践,就让我们感受她如何在舞台上展现「V」力量吧~

睇Show前,记得Download返个iOS / Android App,一齐玩VR喇~


访问/撰文: Erica Tam
摄影: Mike Ko

卢凯彤 Ellen & The Ripple Band 「V」Live 演唱会
on Timable: http://timable.com/event/119801

卢凯彤《嚣张》on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k5Ay5q3fNA
相关事件

卢凯彤 Ellen & The Ripple Band 「V」Live 演唱会

2013年8月23日-24日 下午8时30分 (2小时30分钟)

@ 伊利沙伯体育馆 表演场

Ellen and The Ripples Band 2013 V Live 「V」可以代表勇气,胜利和实践,也可以是Valentine,Very very tired和very hungry(笑)。这次的「V」主要想带出Victory的信息,Ellen做音乐的过程遇到很多好朋友,当中包...

张敬轩X香港中乐团《盛乐》演唱会 2019

11月22日-24日 下午8时15分 (3小时)

@ 香港体育馆 (红馆)

DiDaBomBaJiZa银芽 指间挥洒弹拨 Update 4/9/2019: 公布详情喇! Update 18/1/2019: Confirm 11月开红馆,同中乐团合作 Update 28/12/2018:

陈奕迅 "Fear and Dreams" 演唱会 2019 香港站

12月9日-12日 下午8时15分 (3小时)

@ 香港体育馆 (红馆)

Update 12/9/2019: 公布加开最后5场 Update 4/9/2019: 公布加开5场,共20场58,000张门票一次过公开发售 Update 22/8/2019: 消息指将加开27/12,29/12~1/1 5场,共20场一次过公

"Playa La Fiesta" 海边音乐派对 @赤柱广场

11月3日 (日) 下午3时 (3小时)

@ 赤柱广场 天幕广场

赤柱广场于今个秋夏为大家带来「Playa La Fiesta海边音乐派对」! 7月至11月期间,每月的第一个星期日于赤柱广场将会有不同本地歌手及乐手的精彩表演,打头阵有香港人气乐队 — RubberBand、女...

更多相关事件
上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 森美《情圣2 森美要滚》

2013年6月25日 (二) 下午5时41分

森美一向予人的印象是一个很搞笑、计仔多多的表演者,已开过数次Talk show的他,今次扬言要滚,大概是时下最流行的语言伪术。而这个伪主题亦配合了以其「恋足」传闻为概念的海报,森美...

下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暗中作乐 2013》王菀之 岑宁儿

2013年8月1日 (四) 下午6时17分

每早起床,我们总是理所当然地习惯跑入眼帘的光线,有时还会嫌它刺眼。若有天,当你睡醒后看见的不再是光而是黑暗,你会更珍惜眼前的一切吗?全球首个最大型、完全于黑暗中举行的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