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

[亲身试玩] 国际香港枕头大战日 HK Pillow Fight Day 2012

作者: Timable, 2012年3月31日 (六) 下午10时11分

今日5pm,中环皇后像广场突然咁多人? 未系4月1日大游行喎! 唔通d人记错左日子? 奇就奇在人人都拎住个枕头,又好多着睡衣cosplay咁喎! 搞边科呢?


哦~ 原来今日系国际香港枕头大战日!!! 到左5:05,搞手西人Tom爬左上皇后像广场个像上面(by the way,个像系男人,唔系皇后,点解叫皇后像广场?),渠话:If Police is coming to stop you, you should say, "You can take my freedom, but you cant take my Pillow!!!" 作为越来越被剥削自由的香港人,听落呢个gag都有d 心酸...不过唔理,玩左先讲! 一声号令,大家开始Pillow fight!!!


相信大家都有好多怨气,十分狼死,拎住个枕头,见野就扑!!! 间唔中有人特别高调的话,就会被人围殴,通常被围殴1分钟后,那谁就会筋疲力尽,嗌投降...



打打下,枕头都爆了,棉花飘浮,就似3月飞霜,世界怪得夸张,谁又去决定谁正常,不知哪个有异想...



除左群殴,大家最开心的就是围殴阿Tom,渠一出现,有人大嗌:打大佬呀! 众人便群起殴之! 难得阿Tom俾人越扑越开心,果然系Pillow Fight达人兼港区话事人!

玩足一粒钟,大家都好支力了~ Tom宣布是日Pillow Fight完毕~ 大家将枕头抛上天,就好似毕业典礼将顶帽抛上天一样~ 真系好好玩~


唔好諗住玩完拍拍pat pat走得,大家齐心合力,执返晒散落一地o既d枕头同棉花! 其实都几难执,不过大家都好有公德心地执返好晒先走~

今年Miss左??? 唔紧要! 下年玩过~ See you next year!!!

搞手靚仔Tom

=====后记======
枕头大战未开始,在场的保安阿姐大为紧张,系咁问人究竟搞乜...睇渠的神情咁紧张,都戥渠惊,搵食o者~ 但系我地玩枕头,犯法呀???
冇几耐,疑似渠上司的人出现,冇阻止我地玩.
其实我都有d 担心会有差人到场,但结果玩到最后,差人的黑影都冇个,大家玩得安心~

不过,正所谓,香港始终有一次要出动防暴队或摧泪弹,希望唔会系因为枕头大战吧~


Timable特约记者: 黑莓
摄影: 黑莓
31/3/2012
相关事件

国际香港枕头大战日 HK Pillow Fight Day 2012

2012年3月31日 (六) 下午5时 (1小时)

@ 皇后像广场

+ Bring your own pillow with case (no feathers!). Please take it easy. 请自备枕头和枕头套(谢绝羽毛枕头)请不要太大力 + No swinging at people without pillows or with cameras. 不能对手无寸铁或携带相机的人作出攻击...

Y5《圣杯战争》Mixtape Release Party

11月22日 (五) 下午8时 (3小时30分钟)

@ Cult Key

精 神 少 年 中 心 ↑SpiritualTeenagersCentre 联合场地CultKey一起为Hip Hop Greeders呈现《圣杯战争Holy Grail War Mixtape Release Party》! 嘉宾包括: Dizi

"Alarm" 第一届香村音乐节 2019

11月1日-12月8日

@ 香港

香村主办第一届香村音乐节,以Alarm 为主题,以音乐唤醒平静,在乡城处听乐事。 来自英国与荷兰的着名音乐家将与本地年青音乐人合作,为本地乐迷带来两个在新界边境村落及城中举行的...

「光影双城」放映会

10月6日-2020年5月3日

@ 香港电影资料馆 电影院

挣扎(又名:九江血战)(修复版) 1925年天一影片公司在上海成立,是邵氏家族电影王国的首间电影公司。《挣扎》的时代意义不可小覷,触角敏锐的大哥邵醉翁早在1931年已引进美国录音器...

更多相关事件
上一篇博文

《陈刀・郭伟豪・死出去》末日之前 时装表演

2012年3月17日 (六) 上午12时52分

有幸以Blogger身份跟着Timable去看陈刀以2012未日为主题的时装表演。 在场的嘉宾都收到一朵向日葵鲜花,充满春季气息。 陈刀,七十后时装设计师,曾担任Twins、胡杏儿、Lisa S.、I Love You Boyz等...

下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大酒店有个荷李活》邓健泓、谭伟权

2012年5月2日 (三) 上午2时

你的荷李活在哪? 「即使是讨人厌的太子爷,心底也会有梦想成为艺术家,只可惜太多原因,他未能选择自己的命运,最后被生活的洪流冲击成为一位商人。」你是过着编剧张飞帆口中所描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