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

Timable专访《失身1234 My First Time》陈慧心 茜利妹 白只 袁伟豪

作者: Cyder, 2012年8月16日 (四) 下午7时40分


若果问你的第一次何时发生,你总不会答我中国人何时第一次登钓鱼台,香港人何时第一次得奥运金奖,或者你何时第一次俾阿妈打。我们自不然把「第一次」联想到第一次Sex! 第一次Sex是何等重要。除了大部份人第一次的兴奋、紧张、唔知做左乜、冇带套、唔熟手之外,失身带给我们性以外的甚么东西? 我肯定,以下数千字不会有《一路向西》的高潮迭起,却会让你反思「第一次」的意义。

T: Timable

T: My First Time 的中文名字「失身1234」是甚么意思呢?

陈慧心: 我花了颇长的时间在这个名字上的, 是特意为这名字留白, 让别人想想究竟是单指四个演员、或是像开门七件事般连续的四件事情。我们这个剧, 是由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 第三个故事等等被放上一个网站, 而这个网站累积了这么多人的故事, 才会有这个剧本。可能在这个名字加上省略号「……」会比较清晰及较易理解, 但省略号的使用太普遍了。

茜利妹: 这个剧其实是在讲All Walks of Life, 在一个网站招募了四万个不同人的失身经验, 从中选一些出来编写成这个剧。所以我觉得May(陈慧心)的这个名字是非常贴切的。另外这个名字好玩之处是当我们为杂志或与朋友拍照时, 那照片的描述就会根据人数而改变, 像有五个人的话描述便会是「失身12345」、六个人就会是「失身123456」…这是十分有趣的。

图: 茜利妹


T: 剧中故事与故事中间会否有连系性? 或是在角色中穿插?

陈慧心: 故事中间是没有连系性的。有些比较详尽点, 好像一段Monologue; 有些就是一人一句去叙述故事; 有些可能只是说明故事的发生地点作为一个人的回忆。其实我们没有特意把角色配对起来, 只是在拍剧照时为令大众较易联想到「失身」的主题所以才有那两对角色配对而已。别被这个剧名的字眼「失身」「first time」吓倒, 从我们的宣传和包装就知道我们不是主打「性」。配对是想带出人物间是有一定的关系才会发生性, 某人才会愿意奉献自己的第一次给对方。如果这个剧只是讲「性」的话, 我们就不用这样的包装吧! 只要像三级片那样, 宣传某某会脱衣便可以了!

图: 陈慧心


T: 为何「第一次」是那么重要?

白只: 是因为第一次是不同于第二次、第三次… 第一次结婚、第一次初夜、第一次离婚、第一次毕业、第一次拿金牌, 所有事情的第一次都像是一个里程碑, 过了这个第一次, 它好像带领你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好像你第一次接触了毒品便很难戒掉那种感觉。我不是说性爱好像毒品, 但第一次是人对该事情的first impression, 你会开始想像将来再发生这个事情时会怎样。就像人靠衣妆的道理, 如果第一次, 即first impression感觉不好, 你未必会有第二次; 或者第一次你已经感觉非常良好, 你便会非常期待第二、第三次。经过几个礼拜的排练, 我相信在这剧里面, 作者、编剧、导演都不是想鼓吹「性爱只要做多几次便会很美好」, 或是「大家快点去失身」、究竟有几多次的数量问题; 而是无论第一次是怎样的经历, 我们都应该去珍惜这件事情, 希望大家不要因为第一次的不满而对未来的机会有hold back的感觉。还有我喜欢他们处理的一件事情是, 他们所谓的第一次已经不只是指性爱方面, 而是其他事情的第一次, 例如与其他人做朋友的第一次接触、第一次遇见一件事, 第一次拿起乐器等等的第一次经历, 我觉得这种多样性的想像空间意念很好。


T: 可否介绍对你们个别来讲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次」?

陈慧心: 我想拍拖的第一次是颇重要的, 因为你要去认定了一个人, 愿意给这个人去影响自己的生命。与这个人有没有性已经不重要, 而是与这个人开始互相影响对方才重要。这样的第一次是宝贵的, 当然也看自己的命数, 让大家懂得从错误中学习, 让随后的第二第三次可以来得好一点, 这才是关键。

白只: 对于我来讲是第一次拿起结他。虽然最后结他没有选上我, 而是其他乐器, 但第一次接触音乐或乐器的时候, 那感觉是像有快感, 有高潮的感觉。到现在我也十分喜欢音乐, 这就是我最震撼的第一次。

图: 陈慧心, 白只

茜利妹: 第一次开咪虽然是很久之前的事, 但那种害怕的感觉还记忆犹新。最初以为能自己做节目很厉害, 结果我因压力而「淆底」得发抖, 完成一个小时的节目出来整个人还是在发抖, 当时陈辉虹是二台监制, 他对我只是说了一句话: 「淆甚么底? 那支咪又不会咬人的。」 竟然从此就解除了我的「淆底」! 我在那事情之前是没有想过对大众开咪是有这么大的压力, 同时简单来讲, 就是只要给人指点一下原来对自己是有很大的帮助。现在说起来我还感到当时害怕的感觉呢。

袁伟豪: 我想那会是考完车牌后第一次真正驾车出外。那种感觉非常深刻, 就像白只说, 拿起结他会有高潮的感觉一样。记得当时以为在学车时好像已经学会所有技巧, 但当真正在马路上驾车才发现所学的根本用不上; 要重新掌握另一套在马路上驾车的东西, 这种印象很深刻。


T: 是否所有故事都是真实的, 还是会特意安排有好的结局?

白只: 那个网站所收集的是来自环球的真实故事, 主角来自不同阶级和背景,每个故事对性的描述都很详细, 但当中并不是全部都是高兴的故事。例如在其中一个茜利妹将会演绎的故事中, 病危的弟弟与姊姊的对话中提及, 他不想在临终前仍然是一个处男, 姊姊听后心里非常挣扎, 经过更多的对话, 她跟弟弟提议互相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对方。最后他们真的发生了性关系, 不久弟弟就逝世了。这些故事都是真人真事, 那个姊姊把这经历放上去那个网站的时候也讲明她并不介意他人有甚么看法, 当中虽然包括很多道德伦理的问题, 但一般人会了解这其实不是甚么无聊开心的故事, 重点更不是性的过程是否愉快, 而是一个沉重的事实: 一个姊姊为患了绝症的弟弟献上自己的第一次。导演想观众去探讨的, 是去扩阔自己的眼界, 在看与性有关的事情先不要考虑性的过程和人物关系上的问题, 而是了解性背后的意义。这也适用于剧中和网站中其他的故事, 所以我们的剧也不是向开心、咸湿、三级的方向, 而是我们给观众一些客观的事实让观众自己去想像和深思。

图: 白只


T: 这个外国剧放在香港上演, 会不会在演绎或改编上遇到甚么困难?

白只: 我想在引入这个剧的时候, 剧团已经考虑过则各因素。文化上在香港讲性也不大需要避忌, 更何妨我们这剧要带出的并不是直接与性过程有关的。

袁伟豪: 我们的翻译之前也提过, 在翻译时有考虑过把不同年代国家背景的故事套回香港的情境, 但问题是, 香港的地方不大, 这样改编的话故事便会失去精髓和国际性。好像我们将会演绎的其中一个故事, 背景是在美国某家的地牢, 地牢在香港是非常少有的, 但为保留原着的神髓我们不会有如此大的改动, 反而在一些比较细微的地方好像口头语我们才会使用有香港特色的, 让观众投入。

白只: 我觉得在香港人在接受外国或虚拟文化方面是没有甚么问题,大家常看的电影如蝙蝠侠是在一个完全虚构的城市中发生的, 香港的观众也能接受到这种背景, 及留意到重点是人性的重要。

袁伟豪: 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 内地的文化也日渐开放, 我为我们能够从这个话题带出其他意义而感到高兴。

陈慧心: 这个剧早在世界各地像义大利和墨西哥等被演绎过, 将来已知的也至少有9个不同的国家将会上演这个剧目, 可想这是一个非常高共容性的剧, 不同背景的观众都看得懂及有共鸣。所以我认为在改编及翻译方面都没有甚么大问题。



T: May在4月才刚刚演完《胖侣》, 现在这么快已经瘦下来了! 这样会不会好辛苦?

陈慧心: 其实我只是在第一次演《胖侣》的时候增了30磅, 在4月的那次我增了20磅左右, 之后慢慢瘦身下来。我认为作为演员是需要这样做的, 因为我希望我在每一套剧里面也能给观众不同的形象, 令大家觉得我演绎角色时的可观性较高。同时在演戏方面, 我其实没有甚么底线。演员怎样演出, 与导演怎样处理有关。这一次我们会开四面台, 我们作扮演的是说书人(narrator)的角色, 这些角色需要灵活性很高, 可以是一起很动听的讲故事, 也可以其中一个在讲故事其他的形体在表演 , 所以我已经整个人预备好, 就是看看导演要我怎样去做, 他要我脱多些衣服我也可以。不过, 我们都觉得好幸运, 导演认为我们的演技能够探究, 因为在这剧中我们都是穿正常的衣服, 只是在意识、角色或言语上是比较大担, 也不会有脱衣的场面。这也是我觉得这个剧本厉害的地方, 虽然它的名字是「My First Time」, 但里面一个色情场面也不会有, 就单凭演员的演绎去让观众达到高潮。这个剧本最后的部分提到, 100%观众看过这个剧后都会有性冲动, 相信这剧是真的能唤起观众的感情, 那么有共鸣, 作者才会这么大胆的写出这句话。


T: 茜利妹与袁伟豪之前分别主要是当电台主持和电视演员。成为戏剧演员后有没有甚么冲击?

茜利妹: 这肯定是有的。我不是没有舞台经验, 但始终在幕前演出方面比较少; 我本身比较擅长声音演绎, 放在这个剧里就同时是我的优点与缺点。因为我们扮演说书人的角色, 导演看完我们的排戏后说, 他闭上眼后觉得我的声音是挺fruitful的, 但一打开眼后就觉得我的肢体型态未及其他人的 。这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也相信对其他演员也有很大的冲击! 哈! 因为当大家有很多的肢体型态时我却这么静, 相信对他们来讲也是一个冲击。之前较近似的舞台演出是两年前与彭秀慧的女子双打talk show, 在那次演出中是说话比较多肢体型态比较少。我最初认为那个表演跟这个剧好像是差不多的东西, 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原来导演放了很多肢体型态和movement去迎合四面台的观众, 所以在掌握技巧方面要较其他演员加倍努力。而我自己非常欢迎这种新尝试, 因为这样的新挑战可遇不可求, 被找去演戏已经是很被动的事情, 要演的角色也可能被要求是我自己擅长的声音演绎而不是其他技巧; 所以作为这个剧的演员, 我觉得非常「着数」, 又有收入, 又可以学到好多演戏技巧。如果观众以为我只会在台上说说话, 我可以告诉你们, 我这次在台上会非常繁忙的, 绝对是一个令我得着很多的新尝试。

图: 这个无意间的Pose,有点近排好潮的80's

袁伟豪: 我认为舞台的考验都挺多的。其一是考自己的记忆力, 因为一定是要经过长时间成熟的排练才可以每次都准确地做出一致的演绎; 做电视工作方面的准备时间较少, 但戏剧的就较多。其二是角色上有很大的分别, 之前其实我只做过一、两次舞台剧, 但这个剧跟之前的很不同。在这个剧里面我要分演几个角色, 不但要好好仔细分析这些角色, 还要练好从角色间的转换, 例如从一个十多岁的青少年跳到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 或是从讲故事的角色转到我要跳进场景扮演当事人。当中好多角色是跟平日你们在电视里见到的袁伟豪非常不同的, 在对白和形体上都会有很多新鲜的东西, 其中导演提议以一个主题曲串连正个剧, 于是白只就创作了一首歌, 我也会弹结他唱歌。这是我们一直在尝试的元素。

图: 袁伟豪,这张相放最后,是想吸引你看完整篇访问(或你已Skip了以上全部)

陈慧心: 这次演出因为是四面台, 所以真的是挺难的。就算白只与我算是比较多舞台经验, 但在香港真的很少会有四面台的剧, 无论是观众或是我们演员, 都不多有四面台的经验。所以我们四个人的默契和放射性都要放大四倍。这绝对是一个有趣的经验。至于音乐, 导演在这方面处理得十分好, 因为这些音乐都是帮助观众及我们演员去投入气氛, 特别是帮我们演员较舒服去过渡不同的角色。所以我挺喜欢导演的视野和品味, 可能他自己演了这么多年, 他挺了解观众如何吸收我们的信息, 能够从观众的角度去做一个导演。

白只: 我想, 相比其他剧, 我们花多了很多的时间在角色转换的排练 。演戏是需要很多的技巧, 其中包括这种角色转换的技巧, 这是这套剧特别的地方。现在我们都已经挺掌握到那种技巧, 目标是能转换得快、靚、正。另外是一个跟普通戏剧非常不同的互动环节, 就是我们会在开场前叫观众填一份问及私人问题的问卷, 让他们给我们一些资料去做一个统计, 让每一场都是特别的 。

茜利妹: 这种互动可能我会比较熟悉, 因为我经常要做那些商场工作, 当中包括与台下观众互动的环节。但始终在剧场里很少会有这样要观众在观赏前填问卷的互动。


T: 会否叫自己第一次失身的对象来看这个剧?

陈慧心: 我也会找他来看, 我会以「看完后会很有放下的感觉」来介绍这剧。因为当我们拍拖的时候往往只会记着不好的东西, 但看完这个故事后会让自己放下负面情绪, 记起自己的第一次, 勾起美好的平静的和谐的回忆。

袁伟豪: 她已经嫁了人, 但叫她来看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

白只: 我想就算是自己看着剧也未必会联想到我的第一次, 但也许会令我联想起我爱过的女人, 是挺sweet的。

茜利妹: 会, 但要先在facebook找回他。

Timable特约记者: Cyder
编辑/摄影: 黑莓

《失身1234 My First Time》在Timable的事件: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43227


相关事件

《失身1234 My First Time》舞台剧 [心创作剧场]

2012年8月30日-9月2日 下午8时 (2小时)

@ 香港文化中心 剧场

每个「第一次」不仅是一个经历 还隐藏着一种力量 是爱情治疗的能量 歌视剧播界同台献出《My First Time》 齐集四位不同界别的演艺人同台合演《My First Time》,毫无保留献出这一次。 陈慧心...

蔡卓妍 卓韵芝《情敌劝退师》tbc...原创舞台剧场

8月11日 (日) 下午3时 (2小时)

@ 香港演艺学院 歌剧院

Update 12/7/2019: 加开一场 8月24日3pm Update 6/5/2019: 第一阶段优先订票火速爆满,加开8月22日8pm一场,首八场加推少量预订限额,5月8日(三)10am起接受优先订票 蔡卓妍・

叶德娴 苏玉华 潘灿良 凌文龙《亲亲丽南》舞台剧

12月22日-2020年1月5日 (逢日) 下午3时 (2小时)

@ 香港艺术中心 寿臣剧院

Update 10/6/2019: 【加场通告】PROJECT ROUNDABOUT《亲亲丽南》首十一场堂座门票火速售罄,徇众要求!加开五场及全面增设发售楼座前排门票 - 加开五场 (1月2 - 5 及7日) 同步限售堂座(楼下 1/F)及...

吴镇宇 王菀之 "First Date" 百老汇爱情音乐喜剧

8月31日-9月8日 (逢日,六) 下午3时 (2小时)

@ 香港演艺学院 歌剧院

由LE SEAN隆重呈献着名百老汇爱情音乐喜剧《First Date》即将香港公演,此剧目曾在西雅图、纽约、布宜诺斯艾利斯、墨尔本、东京公演,被美联社评为“型!疯狂好笑”及纽约邮报大赞“有趣...

更多相关事件
上一篇博文

[亲身体验] 秋日婚纱、婚宴及结婚服务博览

2012年8月12日 (日) 上午2时30分

Timable越来越强,今次同婚展合作宣传! 身为支持网站,当然要到现场感受下幸福气氛啦! o系呢个婚展,当然有齐晒结婚o既一切所需。成个博览会分左5个展区,包括婚纱摄影区、婚宴囍酒区、嫁囍钻...

下一篇博文

徐佳莹的《理想人生》音乐分享会@诚品

2012年8月18日 (六) 上午2时46分

开业了一个礼拜的希慎广场依然「墟陷」, 每一层都依然充满着朝圣的人群。昨晚的诚品有来自台湾的创作女歌手徐佳莹。在一阵欢呼之下, 拉拉从茶馆羞涩的边微笑挥手边走到台上, 唱了「不...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