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

Timable专访 《公主症候群》好戏量

作者: Cyder, 2012年9月14日 (五) 下午5时16分


这几年来, 小记觉得香港女生变得越来越可怜。不断地被「港女」、「公主」等负面的形容词标签, 一个小小的个人行为如找男模拍照就被摆上网唾骂, 对异性较亲切的就被其他人笑是「观音」收兵, 还要常常被公众拿来与国内佳丽、外国辣妹、甚至AV女星(如嫩模)作比较, 事业成功但仍单身的女强人即被视为「剩女」。难道男生中没有「王子」般的港男吗? 有女星的场合周围不是围着重重的男性龙友吗? 难道香港的男生们与其他国家的男人作比较会突围而出? 小记不是想挑拨离间, 而是跟好戏量《公主症候群》的朱凤娴(Judy)和杨秉基的想法一样, 每个人总是有不同情绪面, 她对着他变得像公主般, 跟他对着她变得大男人一样, 是人与人之间个别独特的关系, 只要两个人都是自愿的, 外人怎样看也改变不了这种看似荒缪的关系。有时所谓「公主」, 也可能只是平日强悍的港女想扮扮无知小女人罢了。

朱: 女主角 朱凤娴 Judy
杨: 导演 杨秉基
T: Timable



T: 《公主症候群》(简称《公主症》)是一套独脚戏吗? 导演想借着这套剧表达甚么讯息?

杨: 在这剧中主要是Judy扮演不同种类的公主, 然后有其他男演员辅助。Judy会变成不同男士心目中有公主症的女人, 反映男士们不喜欢女性所持有的状况、态度或个性。我曾帮数个女演员制作过独脚戏, 如《女儿红》、《婚后事》、《扭计色》等, 探讨不同女性的话题。现在大家很容易就说别人是「港女」或有公主症, 但当我们再分析那些事件时, 便发现其实男生极少会抱怨身边的女朋友有公主症; 通常是身边的人看过女生怎样对待男生, 或一些「吃不到葡萄是酸的」的人, 才会说那女生有公主病。例如一个普通的女生, 只会对着自己的男朋友才放肆点。请Judy举个例…

朱: 像「我说过很多次了, 天气很热我不想吃鱼蛋粉, 还要忘记走青! 我说过的话你有记着的吗?」那样吧!

杨: 对, 像是这样。局外人只看到女生对男生不好的那面, 但没有想过其实可能是男生的问题, 甚至这就是他们之间独特的相处模式。这剧的概念就是Judy永远是Judy, 但对着不同人她便会摆出不同的态度, 因此不同人也会对Judy有不同公主症的看法。Judy与其他男演员会演出这些公主症女生的故事; 虽然是几个不同的情境, 但由始至终Judy也只是同一个人。

朱: 其实这是想说明在现今社会公主症已成为太普遍的词语, 要形容香港女生便简化为「港女」、「中女」, 比较难接受的女生行为就直接归类为公主症。但在公主症好像很普遍的同时, 难道我们的社会没有王子病吗?

杨: 对, 在现在厉害的消费文化里, 女生好像变成一件货品, 大家带着不同的态度去对待这货品并在它身上消费。这种男女关系的由来和特色是我想从《公主症》带出的重点。


朱: 很有趣的一点是被归类为公主症的女生都是有男朋友的, 我曾经问过好多男生, 他们在承认自己女朋友有公主症的同时, 又会一边说一边笑, 好像自己很成功地完成一个壮举, 满足到一个蛮不讲理的公主。这不是很矛盾吗? 这就是现在男人的心态, 满口不满, 但其实最心底里很喜欢这种关系。反而一个可以很独立的女强人, 男人根本不会得到满足, 因此不会选那些女人。这引发我们在剧中出现的大反差尝试, 女生为讨好男生不断极端地扭曲自己, 失败了就尝试另一极端, 往往都是经历很多的反差般的尝试, 才能寻回自我,会问自己究竟想怎样。

杨: 说到底这是matching的问题。「相爱很易, 相处很难」, 但旁人看到怎样的相处模式也好, 如果双方都愿意的话, 这感情关系是可以细水长流的。最重要是如何对待最真实的自己, 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人; 让自己在这混乱的社会里继续生存和生活。因为有时是自己计算太多, 弄巧反拙, 反而不敢去面对真实的自己, 去让自己好好地爱。所谓爱就是要建立一段关系。这是我想在《公主症》这剧中为这种关系平反。



T: Judy一人扮演这么多个不同类型的公主, 会有难度吗?

朱: 这肯定有难度的。这次角色的转换很快, 我要不断的跳出或跳入角色。像在剧中的一幕, 我为讨好某男生而扮演小鸟依人, 甚么时候也只回应「系!」, 结果最后当然是弄巧反拙, 把那男生气走; 在还未做回自己前, 很快又有另一个男生出现, 我又要为讨好他而尽量变成他心目中的我。我就是要在一场戏里把十种特质不断地演绎及放大, 不只是单一角色。

杨: 我们班底对做戏有一套理论「演员三重式」: 自我、演员和角色。像Judy所讲的「角色间跳出跳入」。在这剧的另一方面意思是指我们在社会里好像一个演员, 对着不同的人要戴上不同的面具去扮不同的角色, 而不是本身的自我。我们这个剧就希望大家别再带上面具, 做回自己就好了。不过这个剧的结局我们还未定下来, 究竟Judy有没有勇气去做回自己呢?

朱: 可能最后选择做回自己, 男生们看到原来我可以有这么多面后会无所适从, 反而通通被吓走呢! 因为人都是这么多面, 但又很难控制表达哪一面; 这下小鸟依人, 可能下一秒又突然很强悍。

杨: 女生在「扮野」这方面的确比男生强好多。但往往为「扮」而牺牲了自我。可能别人说女人善变就是这个意思, 就是不断的「扮」不同角色。其实我在这个剧里面真的领会到很多冲击, 让男生可以多了解女生的不同面。



T: Judy之前好像写过一些有关公主症的书。与这剧的由来有关吗?

朱: 其实这剧的诞生是因为最初我写了一本书叫《公主病了》。当中分了两个单元。第一个是讨论传统童话故事的公主的背后一面, 像别人常说公主甚么也不懂, 但白雪公主初到小矮人家时, 她把家里打扫得十分整理后睡着了, 然后小矮人回家时看到家里变得很干净才愿意让白雪公主留下来, 她也不是现代人常说的「脑残」。第二个单元是与我身边一些我好欣赏的女生有关, 解构她们一些公主症行为背后的原因。其中一个故事是我婆婆作为「婆婆公主」的真人真事, 话说之前与她和外公去旅行, 平日非常独立及身体好的婆婆常常叫累又麻烦, 好像想向外公撒娇般, 外公最后觉得她实在走得太慢就拖着她的手, 婆婆便暗地偷笑。这让我发现甚么年龄也好, 女人看到不同的人其行为也会有很大分别, 尤其是对着自己的男人, 就算是一个婆婆也会变得像一个公主。不过其实「公主」这个称号的意思已经改变了很多。以往我们形容一个女生像「公主」, 是一种大家都乐意接受的赞美; 但现在的「公主」就变成一个贬义的词语。这本书就是想透过另外的角度去看传统所谓「好」的公主和现代所谓「差」的公主。
这本书出版后, 杨秉基说既然之前的剧都有在探讨香港女性, 我们可以把部分「公主病」的故事变成一个涉及更大议题的剧目, 于是就有《公主症候群》的出现, 就是探讨更多不同的公主症状。

杨: 这次与Judy是一个挺有趣的合作。我们对上一次的合作已经是我们都在演艺学院的时候, 之后便各有各的剧团工作。Judy她是一个富有社会触觉的人, 她会尝试一些挺有挑战性的题目, 像《我的援交日记》以援交来探讨城市人的男女关系。所以我想可能我们的合作可以擦出火花, 于是便有这个剧的诞生。我觉得剧界都应该打破这「门户之见」, 要有不同的火花才可以百花齐放。



T: 你觉得在香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疏离吗?

朱: 我觉得香港人越来越注重自我享受。以往的人会较多顾及他人, 就算在关系里也是多关心对方。现在的人不太会花时间去认识了解对方的不同面, 像一个男生只看到女生很嗲的那一面, 便把她标签成会很麻烦, 很有公主病和不适合自己。其实每个人也会有不同面,不能短时间内单从一方面或标签去把他人分类, 这样相信连朋友都很难相处到。我觉得就是在这社会里就是因为这些型态所以形成人与人之间的疏离。

杨: 我觉得香港人越来越注重个人主义, 结果这些标签令我们不在重视或考虑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是香港的惨况。


T: 有没有甚么想跟我们的读者说?

杨: 我觉得这个剧不只是适合女性观众, 男性观众可以透过这个剧去了解女性的心态和行为; 女性则可以想想自己有没有好像剧中的女主角般过份迎合男生而忘记了自我。这剧是一个挺好的生活调剂, 不是一个单有娱乐性的。

朱: 这个剧不会太heavy, 都是一个轻松幽默的手法去表达一些社会状况。可说是个「粉色系列」的剧。

杨: 借用其他人对Judy的形容, 就是继彭秀慧、黄咏诗后, 一个能演又能创作的年轻才女新星, 大家一起看着这花儿去绽放是一件高兴的事。


《公主症候群》好戏量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48347


Timable特约记者: Cyder
编辑/摄影: 黑莓
相关事件

《公主症候群》好戏量

2012年9月27日-29日 下午8时 (2小时)

@ 西湾河文娱中心 剧院

朱凤娴 x 杨秉基, 擦出热爆火花 朱凤娴@Judy继话题作<我的援交日记>后,豁出去&玩到尽之作。 鬼才导演杨秉基继<女儿红>、<婚后事>、<扭计色>后,再度写尽女人心。 Judy,一人72变演尽劲可爱...

《卿本佳人》音乐剧 春天实验剧团

12月13日-14日 下午8时 (2小时)

@ 屯门大会堂 演奏厅

音乐剧《卿本佳人》 Pretty Woman The Musical 故事大纲: 五十年代,陈玲已厌倦了行骗生涯,于是向首领周大海要求退出诈骗集团,但首领要她作最后一次交易,布下天仙局诱骗慈善家之子谢云。...

《BB碌碌Look》蛋糕仔剧团

12月15日 (日) 上午10时30分 (1小时)

@ 新蒲岗

「蛋糕姐姐亲子宝宝剧场」运用跨艺术形式(Interdisciplinary practice)进行,以音乐、声效、形体、舞蹈贯穿,让宝宝以视觉、听觉、触觉享受幻想故事旅程,营造一个充满探索可能性的艺术空间...

《彩排》小剧场工作室

12月13日 (五) 下午8时30分 (1小时30分钟)

@ 大埔文娱中心 黑盒剧场

小剧场工作室十周年制作 《彩排》 2019,小剧场工作室迎来第十年创作 联同一班专业团队 重新建构小剧场奖提名作品《彩排》 身为编剧的丈夫, 喜欢与妻子玩彩排游戏。 一次偶然的机会之...

更多相关事件
上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 音乐剧场《2月14》观塘剧团

2012年9月10日 (一) 上午12时17分

在香港, 有多少人在情场里寻寻觅觅, 就是为了寻找真爱? 真爱, 究竟是否两者相爱这么简单? 今天Timable请来《2月14》一众演员及导演, 为我们诉说在这个城市里面, 真爱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顺道...

下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 赛马会电影学堂 Shirley Chan & Soki So

2012年9月18日 (二) 下午12时44分

香港年轻人的消闲节目离不开逛商场唱k看电影, 随便问问身边人看过的电影数量, 肯定手指加上脚指也数不完。但到底我们在看电影时, 有没有留意其背后的社会意义或艺术上的贡献呢? 在现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