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

Timable专访 应亮 亚洲电影节焦点导演

作者: Timable, 2012年10月30日 (二) 下午3时07分


内地敏感案作题材 国外获奖国内获禁
早前凭着电影《我还有话要说》,应亮在世上历史最悠久的电影节之一,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2012」,获颁最佳导演奖。《我还有话要说》一片更接连获选在「多伦多国际电影节」、「釜山国际电影节」和「台湾金马影展」作为参展电影。

在外国被受认同和赞赏,这一部地地道道关于内地的电影,却令应亮至今不能重返中国境内。

去年,应亮受韩国全州影展委托创作新片,决定把2008年轰动全国的杨佳袭警案改编,拍成电影《我还有话要说》,写出杨佳母亲在案发后,如何在被隔离、被软禁、被监视、被拒出席闭门聆讯的情况下,用小小的身躯,挑战荒诞而强大的制度。影片随即在「洛迦诺国际电影节2012」获得最佳导演奖,饰演杨佳母亲的耐安,更获最佳女演员奖。

电影《我还有话要说》剧照

「如果回内地出席放映会也要失去自由,我觉得值得呀。」
但在内地,早在电影刚刚拍完,正要开始剪接时,就遇到政治上的压力。

正在香港演艺学院任教电影的应亮,得知上海的家人接连被当局骚扰,妻子的家人也被人登门造访。当局更叫他的家人带着内地执法人员,一起到香港找应亮,要求应亮取消电影在韩国的首映,或者重新剪接电影。

应亮的反应非常决绝。

「我说不可能,因为我是片子的导演,我希望我的片子是完整的,希望片子有更多人能看。我也不觉得片子有多『好』,能引起政府这么大的反应。」


「接着他们就到韩国,说要出钱买下片子的版权,以交换(电影)不放映,对方(全州影展)拒绝了。」

电影上映后,应亮又连续受到很多警告,说如果回去上海就会失去自由。上海市公安局也正式以刑事罪名,立案起诉应亮,只要他一回到内地,立刻就会被捕。

「不能回去。」

应亮谈到这件事,语气轻松又带点无奈。

「现在香港有工作嘛,暂时不必要回去。未来要回去,也不必太担心,就做该做的事。」

「如果内地有独立机构愿意放映,也敢放我这部片,那我就会回去呀。因为我是这部片的导演,我要以参加艺术活动,与观众交流的身份,去做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事,如果这样正常的事情还会让我失去自由,我觉得值得去做。」

「我算不上导演,只是用DV拍自己想拍的东西。」
即使在国际上备受认同,当作品被今年亚洲电影节选为焦点单元时,应亮却仍受宠若惊。「这其实挺过份的,我觉得自己还有点配不上。跟我欣赏的真正的对电影有莫大影响的人相比,我还差很远。」

应亮对自己在电影上的定位颇为谦和。

「我是一个电影学习者、爱好者,每部片也在努力进步中,还算不上一个导演,只是用DV拍自己想拍的东西的人吧。」

应亮认为,现在制作电影所需的硬件技术,市民大众也可以负担得起,在网络或独立媒体也有展示空间。没有经济上的负担,任何人都可以拍电影。他自己也享受这种「相对轻松」的态度来对待电影和影像。

「我做电影的过程,还是以一种非常严肃的态度。尽管成本低,片子质素不好,但不会随意屈服于钱,或者政治权力。」


「香港的独立电影曾经也有过成果」
在应亮看来,香港电影最辉煌的时刻,还是在小时候看过的吴宇森的动作片、徐克的武侠片。

「香港独立电影很少,非常少,不太一样的,而且出色的也不多。」

「曾经有过陈果啦,《香港制造》呀,现在就很难再见这样水准的独立电影了吧,加上最近几年香港的工业也凋零了。」

应亮说,即使在读电影的香港学生,也不全是因喜欢电影而读,有些人是为了工作,或者是一纸文凭。香港独立电影的未来,还是要从业者自身更加努力。

访问及撰文: 陈俊彦
摄影: Paul

应亮电影 on Timable:
《背鸭子的男孩 Taking Father Home》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9
《另一半 The Other Half》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8
《应亮短片 Short Film Collection》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300
《好猫 Good Cats》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7
《我还有话要说 When Night Falls》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70296

香港亚洲电影节 电影一览 on Timable:
http://www.timable.com/page/hkaff
相关事件

《背鸭子的男孩 Taking Father Home》香港亚洲电影节2012

2012年11月9日 (五) 下午9时40分 (1小时40分钟)

@ 百老汇电影中心

焦点导演:应亮 应亮的第一部长片,也代表了中国独立电影的一把新声音。2004年夏天,四川的一个小村落快要被开发成一座工业城,17农村男孩徐云与妈妈快要随着村民搬家了。为免出了城...

更多相关事件
上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寒战》演员郭富城、林家栋、钱嘉乐及导演

2012年10月30日 (二) 下午1时32分

今次获邀成为「香港亚洲电影节」开幕电影的《寒战》,被誉为「香港十年来最扎实的警匪片」,早前在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优先放映大获好评,又获邀作为台湾金马影展特别放映片,声势一...

下一篇博文

Timable专访《干旦路》导演 卓翔──修艺者路阻且长

2012年10月30日 (二) 下午3时12分

在香港做艺术,就仿如一层层金字塔,要向上爬升,除了要抵抗高度带来的难度,连处身的表面面积也随之而缩小,当生命选择了行走上一条最困难的艺术之道,当中的欢笑与苦痛,观众在戏...

留言